对话知名对冲基金经理

自去年9月关闭我的对冲基金以来(目前我在准备推出一个独立管理账户业务),我大部分时间都处于持有现金的状态,同时我也在筹备凯思教育。但11月份的时候,我把女儿大学账户上的资金进行了投资,其中1/3投给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1/3投给了霍华德·休斯公司(Howard Hughes),最后1/3平均投给了亚马逊,脸谱和谷歌。我最近一次查看的时候,这个投资组合上涨了16%,同期标普500指数的涨幅是8%,而最棒的是,我压根都没费过什么心。

大家都知道巴菲特的杰作 –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该公司是有史以来表现最出色的股票之一但是,与其内在价值相比,该公司目前的股价仍有大约10%的折价,我认为长期来看它有可能表现得比标普500好一点,所以持有它不会让我晚上睡不着。

霍华德·休斯在美国拥有和开发着34处房地产项目,其中最知名的包括位于纽约的南街海港(南街海港),位于檀香山的沃德中心(沃德中心),位于休斯顿的桥都水郡(Bridgeland)以及位于拉斯维加斯的沙漠林(萨默林)。这些项目难以估值,但我加总了霍华德·休斯公司的主要资产,我预计其价值至少超过该公司当前的股价50% 。并且,我认为南街海港在翻新后重新开放将成为该股在近期的一个催化因素,南街海港恢弘壮丽,独具特色。

至于亚马逊,脸谱和谷歌,我不认为自己比其他投资者更理解这三家企业的业务。我只是觉得它们很明显跻身史上最优秀,最重要的企业之列,并且未来的增长空间也很大,它们的股票在五年内至少能够从今天的水平上翻一倍。

美国市场接下来会怎样?我们是否将迎来一场均值回归,价值策略会重振雄风吗?市场会持平?还是下行?

我认为美国经济相当健康,企业盈利有望保持强劲,但估值也比较高了(但还没有出现泡沫)。综合考虑这些因素,我的猜测是标普500在接下来的五到十年中会有年化5%的复合增长,这可能会让很多投资者失望,但我认为这会好过大多数其他主要市场。至于过去几年中经典的价值股都大幅跑输的情况,我确实认为情况会逆转,市场总是这样。

你看好哪些中国股票吗?你会考虑买入中国一股吗?

我觉得中国有着非常多的投资机会,也知道有很多人都在从这些机会中获利,但我认为投资者必须对这个国家本身以及它的法律体系,商业文化以及语言有充分的了解后,才能在那里投资。这些知识我是没有的,所以我把中国看成是自己能力范围以外的东西,因此我没有考虑做中国方面的投资。

ETF(交易所交易基金)吸引了很多资金入市。但ETF引入的资金在公司层面是无差别的,它们投资于一家公司不是因为这家公司的优点,而一般只是因为这家公司是一个指数的成分股。被动投资对于经济到底好还是不好,还是说中性?

我认为大量的资金向被动投资转移并没有对经济产生太大影响,但总体而言,这对于投资者是件好事,因为这降低了投资体系中的摩擦成本(大部分都是有损价值的)。如果我们从极限的角度想,要是每个人都这么做,被动投资的效用就会消失,因为必须有一些主动投资者的存在才能形成定价。不过我不认为这种情况会发生,超越平庸是人类的本性。

你怎样看待特斯拉目前的情形?

我认为伊隆·马斯克,就像史蒂夫·贾伯斯一样,是一个天才,非常具有创造力同时也比较古怪。他在特斯拉从头建立的一切非常令人钦佩,但我认为他在SapceX的成就更加不凡,其中一个重要的差别就是在SpaceX的他无需处理一些让人头疼又浪费时间的和公众公司有关的事务。因此,我认为特斯拉成为一家私人公司会让他和特斯拉都有更好的表现。

虽然如此,我认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财力足以支持这笔私有化交易的投资者可能不会真的这么做,所以我认为马斯克可能不得不担负作为一家公众公司首席执行官的担子,就像贾伯斯一样。而要做到这一点,我觉得他还需要更加成熟一些,因为他的一些行为,特别是最近几个月,确实有些疯狂。

话说回来,如果谁想让特斯拉私有化,最有可能的是沙特人,因为持有特斯拉能帮助他们对冲最不利的情景 – 那就是,全球迅速向电动汽车转变,最终导致石油价格永久性崩盘(但这也可能导致特斯拉成为一家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你认为最不该给投资新手的投资建议是什么?

每逢低谷就买入。我们处在一个盲目乐观的长期牛市中已经有近十年了,在这么长的一个时期中投资者很容易学到许多错误的经验。无论对于市场总体还是个股而言,基本面都会发生改变,而如果基本面发生改变,总是逢低买入的做法就可能把投资者引向毁灭的深渊。问问在威朗(Valeant公司)自峰值下跌了97%以后买入它的人就知道了。

那么,最不该给有抱负的基金经理的建议是什么?

绝对是,建立自己的基金,追逐自己的梦想!对于一些人来说这是对的建议,但是对于另一些人来说这样的建议可怕透顶。我见过太多人还没做好准备就辞掉工作创立了自己的基金。他们银行账户里没有足够的钱,自己也没有足够的投资经验,创业技能方面也没有经过多少磨砺,他们很难成功。最终,他们往往在多年的伤痕累累后宣告失败,给自己的职业生涯带来巨大倒退。

通过凯思教育,你为投资者和志向远大的基金经理提供课程。你甚至还在中国授课,并马上也会将课程推广到香港,你打算怎样调整课程的内容使它们适合中国受众呢?

我们所教授的价值投资原则是永恒不变的,就像格雷厄姆和多德最初教授这些原则时一样,过去半个世纪中沃伦·巴菲特和查理·芒格所追求的也是这些原则。这些原则 – 内在价值,安全边际,让市场成为你的仆人而非你的向导等等,是通用的,它们不需要为任何市场作出更改我们关于「如何发起和创建一只投资基金」的讲座将会针对中国受众做一些修改,反映当地不同的规则和法规。

你认为自己的投资生涯成功吗?

是也不是。我从未在金融行业就职过,从我的卧室开始我创立了一只100万美元的基金并把它经营成了一只管理规模2亿美元的知名企业,我想有这样经历的人不多。但是我经验上的缺乏最终还是显现出来,我犯过许多投资和商业上的错误,遭受了相应的损失,最终于去年9月决定关闭了我的对冲基金。

这些经验,包括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经验,让我和我的合伙人Glenn Tongue非常适合为下一代的投资者教授一点东西。成功所需的两方面的东西我们都能教授他们,那就是不只要做聪明的事,还要避免出错。

Whitney Tilson是美国知名的投资人和作家。他毕业于哈佛商学院,后成立凯斯教育(Kase Education),教授志向远大基金经理如何建立自己的对冲基金。

在此之前的近二十年中,他一直领导着凯斯资本(Kase Capital)。这是一家1999年创立于他的卧室的对冲基金,在峰值时该基金的规模达到2亿美元.2007年,他被“机构投资者”杂志评为20位明日之星之一。他还与人合着了“价值投资的艺术:世界最优秀的投资者如何跑赢市场和穷查理宝典”(The Art价值投资:世界上最好的投资者如何击败市场和穷人查理的Almanack)一书.Tilson经常为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CNBC),英国“金融时报”,“福布斯”等媒体供稿,也登上过彭博财经频道和福克斯商业频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